爱开大学生
栏目
爱开大学生 > 校园文学 > 短篇小说

谁请谁

张三给李四打电话说:咱弟兄多日没见了,今晚到聚贤楼的牡丹亭喝两杯去?  
好呀!李四说,还有谁参加?  
没别人了,就咱俩。张三回答。  
挂了张三的电话,李四突然想到了王五,他多次说要请王五喝酒,一直没有兑现承诺,如今张三请客,何不做个顺水人情?于是李四拨通了王五的手机,说:老王啊,今天晚上咱到聚贤楼的牡丹亭喝两杯,顺便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好呀!王五说,还有谁参加?  
不多,就仨人。李四回答。  
王五挂了李四的电话,想了想,他给马六打去电话说:马科长啊,今晚想请您到聚贤楼的牡丹亭坐坐,您看是否方便。  
好呀!马六说,都有哪些朋友?  
算您就四个人,都是自家弟兄。  
马六知道王五酒量大,他想到了单位的老张,老张平时喜欢喝酒,人送“酒仙”雅号。自己酒量不行,今晚让他陪着,可以为自己挡酒。  
马六打电话对张三说:老张啊,晚上没事吧,陪我和朋友喝酒去。  
张三见是科长的电话,本想说自己已约了朋友,但话到嘴边时,转换了意思:好的,马科长,一切听您的吩咐!  
和科长说完,张三急忙通知李四说:对不住呀,兄弟,刚才领导来电话说另有安排,咱改日再聚吧!  
李四随后又将消息转给王五说:对不住呀,兄弟,刚才孩子的老师来电话,让我去一趟学校,也不知这兔崽子又闯了什么祸,咱找机会再聚吧!  
王五起初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给马六打去电话说:实在对不住啊,马科长,刚才家里来电话说,俺娘突然晕倒了,看来情况不妙,我得回去,哪天有机会再约您吧!  
马六听后,自然将取消晚宴的消息告诉了张三。  
张三听了科长的话,摇摇头,又给李四去了电话:老弟呀,情况有变,我现在没事了,晚上还是在老地方见面。  
李四又与王五通话说:学校那边妥协了,咱还按原计划进行。  
王五听后笑了,他立刻告知马六说:马科长啊,俺娘不要紧了,咱还去聚贤楼的牡丹亭,不见不散。  
马六通知张三说:一会儿和我去聚贤楼的牡丹亭喝酒,记着,要放开肚子,狠狠宰那龟孙的。  
张三听后一下子蒙了:这,这到底是谁请谁呀!

短篇小说推荐
小黑狗
小黑狗
小黑狗站在村口张望,妈妈为啥还没有回来呢? 隔壁的猫阿姨说,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夜幕降临,周子强躺在校园里的操场上,一个人默默地望着点点星辰
蜡婆割麦
蜡婆割麦
1993年6月中旬,算黄虫一遍一遍地叫着。老太婆李彩梅坐立不安,
凡人之事
凡人之事
十岁多的伏明躺在自家临时用几条板凳搭的木板台上,大腿下放着一
加油站里的一幕
加油站里的一幕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
爱开大学生© m.iopen.cn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