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开大学生
栏目
爱开大学生 > 校园文学 > 短篇小说

盟军敢死队

  
狱长  
二战期间,德军中尉格里尼在一次任务中肺部受了伤,被调到第五战俘营当狱长,由此退居二线。  
格里尼是搞情报出身的,即使看守监狱也不忘老本行。  
战俘营关押的囚犯都是盟军俘虏,他们来自不同的作战部队,或多或少掌握一些军事情报。前任狱长是个酒鬼,经常虐待战俘,格里尼上任后宣布:谁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就可以增加放风时间,每周还有加餐,能获得香烟和美酒。  
面对诱惑,果然出现了叛徒。  
叛徒普蓝哲夫被俘前是一个通讯员,他告诉格里尼,当地虽然已被德军占领,但是有一支盟军敢死队始终伺机而动。  
“他们有四名成员,为了保密,都没有真名,只有代号,”普蓝哲夫说,“他们的代号分别是‘金钱蟒’‘蝙蝠’‘百里鹰’和‘鲨王’。据我所知,他们一直想端掉第五战俘营,救出战俘。”  
格里尼初来乍到,这个情报太及时了,他奖励了普蓝哲夫。  
第五战俘营共有八栋牢房,由废弃的兵营改造而成,分散在开阔的田野上,看起来相当暴露。为了防止盟军敢死队偷袭,格里尼决定加筑高墙,把所有牢房围成一个整体,并在墙顶架起机枪岗哨,在附近布下电网,由此连成一个堡垒。到时候别说是四人小分队,就是四百人的整编军也不一定攻得进来。  
圈建堡垒时,格里尼惊讶地发现,战俘营周边的农田里种的竟然不是庄稼,而是烟草!  
格里尼立即意识到这是一笔秘密财富,绝对不能让战俘营外面的人知道,尤其是自己的上级,军官倒卖烟草,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好在有这些被关押的战俘,他们被格里尼派到烟草田里干活,戴着镣铐松土、浇水、晒烟叶……  
几天后,有战俘在烟草田里晕倒。起初,格里尼认为他们是在装病,然而晕倒的战俘越来越多,他只好请来狱医。  
狱医马丁诊断后说:“他们是尼古丁中毒。烟草这种植物一旦沾上晨露或者夜雨,叶片会释放大量的尼古丁。这些人在战俘营里受苦,体质本来就弱,我建议让他们在烟草田干活时,佩戴防毒面具。”  
为了不耽误培植烟草,格里尼给所有战俘配发了防毒面具,之后再没出现过中毒晕倒的情况。大家下地干活时戴着面具,有时太累了,回到牢房也懒得摘下来,戴着面具倒头便睡。  
只有普蓝哲夫不用干活,因为他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使盟军在正面战场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也让格里尼获得了嘉奖。  
格里尼把种好的烟草做成手工雪茄,他在肺部受伤前,是军中有名的“大烟枪”。子弹带走了他半片肺叶,却没带走他的烟瘾。现在他虽然抽不了烟,但偶尔抽一支雪茄是没问题的,因为雪茄烟不过肺,在嘴里转一圈便吐出来,只用味蕾品尝余香。除了自己享用,格里尼还把这些雪茄拿到黑市上售卖。在战争年代,雪茄可是稀罕货,格里尼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这时,看守战俘营的副官却带来一个坏消息:普蓝哲夫在牢房里遭人暗杀了。  
金钱蟒  
一栋牢房共有三层,戒备森严,每间牢房关押十几个战俘,门口都有岗哨,夜里还有士兵巡逻。  
普蓝哲夫是被活活勒死的,全身十余处骨折,整个身体像被巨蟒缠绕过,扭曲得变了形。  
杀手是在牢房里下的手,没用武器,不惊动士兵和牢房里的其他人,殺人于无声……能做到这几点的,只有“金钱蟒”。  
格里尼知道,“金钱蟒”是特种兵中的格斗高手,身怀巴西柔术和锁骨擒拿两项绝技,只要被他近身,他就会像蟒蛇那样用身体缠住猎物,越勒越紧直至猎物断气。  
普蓝哲夫本可以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情报,却因为一时疏忽,就这么被灭口。格里尼派兵封锁战俘营周围的交通,四处搜索“金钱蟒”的下落,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气得吐血,由此牵动旧疾,一下子病倒,什么工作都做不成了。  
战俘营失去了长官监督,瞬间乱套了。士兵们该站岗的不站岗,连牢房也不查了,每天通宵打牌、喝酒。那片烟草田也因为疏于照料,大批烟叶都枯死了。  
这天夜里,巡逻的士兵又喝成了一摊烂泥,醉倒在牢房边。突然,一个人影从巡逻士兵的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牢房门,悄悄溜了出来。人影从牢房的第三层来到第一层,牢房门口本应有两个士兵站岗,但这晚只有一个,而且他守备松懈,竟然在站岗的时候抽烟。  
人影瞅准时机,悄无声息地来到士兵身后,突然来了一记锁喉。士兵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揉成团的防毒面具堵住了嘴。士兵想要掏枪,双腿却被人影绊倒,整个人贴紧人影倒了下去,被人影紧紧锁住……这人影正是“金钱蟒”,原来,他杀死普蓝哲夫后一直躲在牢房里寻找时机逃走。  
伴随着关节断裂的声音,士兵被绞死了。“金钱蟒”刚要起身,高墙上的探灯突然亮了,格里尼率领一队士兵站在不远处,准备阻挡他的去路。“金钱蟒”是特种兵中的佼佼者,曾以一人之力干掉过德军的一个中队,只要给他一把枪,格里尼的这点兵力不算什么。  
“金钱蟒”试图从死去的士兵身上搜枪,却发现手被士兵的军装粘住了,身体也和士兵紧紧粘在了一起——士兵的身上被抹了强力胶水,这是格里尼的圈套!  
格里尼“哈哈”大笑道:“这可是给‘蚊式’轰炸机黏合机身用的胶水,花了我不少钱呐。”  
“金钱蟒”试图反抗,可士兵的尸体和他牢牢地粘在一起,他连站起来都很费劲。  
格里尼点了一支雪茄,他气色很好,前几天只是在装病,故意卖一个破绽让“金钱蟒”上钩。  
格里尼狠狠说道:“这家伙让我亏了一大笔。”接着举起手枪,扣动扳机打爆了“金钱蟒”的头。  
一旁的副官说:“为什么不留他一命?说不定他会像普蓝哲夫那样提供情报。”  
格里尼笑着说:“一切都在计划中。”  
格里尼让副官把“金钱蟒”的尸体挂在高墙电网上,以此向盟军敢死队示威。  
蝙蝠  
盟军敢死队有仇必报,格里尼杀了“金钱蟒”,其他人一定会来找他算账。格里尼的计划就是引蛇出洞,永绝后患。  
可几天后,格里尼没有等来敢死队,却等来了军事法庭派来的军纪官。军纪官说,有人给上级发了一封秘密电文,检举格里尼身为军官参与黑市交易,发国难财。军纪官特来实地调查,如果检举属实,格里尼将被押送到法庭审判。  
战俘营堡垒中央的烟草田就是最好的证据,格里尼被关了禁闭。  
昔日的狱长沦为了阶下囚,阴冷的牢房和糟糕的伙食很快让格里尼染上疾病,他被送到了狱医室。  
马丁检查后说他只是感冒,并无大碍,但考虑到他的肺病史,建议他去战地医院做彻底的检查。  
突然,格里尼捂住胸口,表情痛苦地说:“我有心脏病……”  
马丁赶紧从药箱里拿出听诊器,格里尼往窗边挪了挪,打开窗户透气。于是马丁也来到窗户边,一只手拿着听诊器放在格里尼胸前为他听诊。这时,格里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一副手铐,“咔嚓”一声,将马丁伸过来的手铐在了窗边的栏杆上。  
马丁惊讶万分:“你这是干什么?”  
格里尼冷笑道:“你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蝙蝠’。”  
“狱长,你说什么?”马丁仍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  
“你是盟军敢死队打入战俘营的情报员,你让我给种烟草的战俘配发防毒面具,好让‘金钱蟒’戴着面具逃过我的耳目,混进牢房杀了普蓝哲夫。检举我的那封秘密电文也是你发的。”说着,格里尼拿出了那封电文。他也是搞情报出身的,“蝙蝠”发完电报后一个小时,电文就被截获了。  
“你想利用军纪杀掉我,但你不知道军纪官早已被我收买。‘蝙蝠’,你是优秀的情报员,可惜这个要你命的情报却没有搞到。”  
“我低估你了。”马丁,也就是“蝙蝠”,表情镇定地说,他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格里尼掏出手枪指着“蝙蝠”的脑袋,让他给盟军总部发电文。格里尼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能通过“蝙蝠”窃取到更重要的情报。  
“蝙蝠”的一只手被铐住了,根本无力抵抗。他打开药箱最底层的暗格,拿出藏在里面的电台和小型密码机。格里尼说一句,他便在密码机的键盘上敲下相应的电文,节奏一致。  
可渐渐地,格里尼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精通盟军的发报格式,破译过大量秘密电文,可是“蝙蝠”现在的发报格式是他从没见过的……格里尼听到老旧的电台内部传来轻微的“滴答”声,他迅速做出反应,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躲到一堆掩体工事后面。  
紧接着一声巨响,藏在电台里的炸弹被“蝙蝠”引爆,把整个狱医室炸成了一片废墟。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短篇小说推荐
小黑狗
小黑狗
小黑狗站在村口张望,妈妈为啥还没有回来呢? 隔壁的猫阿姨说,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夜幕降临,周子强躺在校园里的操场上,一个人默默地望着点点星辰
蜡婆割麦
蜡婆割麦
1993年6月中旬,算黄虫一遍一遍地叫着。老太婆李彩梅坐立不安,
凡人之事
凡人之事
十岁多的伏明躺在自家临时用几条板凳搭的木板台上,大腿下放着一
加油站里的一幕
加油站里的一幕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
爱开大学生© m.iopen.cn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