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开大学生
栏目
爱开大学生 > 校园文学 > 短篇小说

蜡婆割麦

1.jpg 

1993年6月中旬,算黄虫一遍一遍地叫着。老太婆李彩梅坐立不安,仿佛院子里的九间土木结构的大梁房,都容不下她那颗焦虑不安的心。她一会儿从街门出去,一会儿又从街门进来,嘴里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着什么。  

李彩梅是一个72岁的小脚女人,脸有些浮肿,走路有点喘气。她有一个儿子,叫赵新宝,是个庄稼汉,虽然没有挣到多少钱,倒也孝顺。在娘面前,总是低声细语,问长问短,时常买些安乃近、止疼片等药,放在娘的柜子上。见她有时喘的厉害,硬要拉她去住院。她喜在心头,却不露声色,佯装非常生气,“我好好的,能吃能喝能走,你盼望我去见阎王爷不成?不去。死也不去。”赵新宝只好放弃自己的打算。赵新宝和妻子蒲芳云有一儿一女,儿子在上海打工,女儿已经出嫁。他们养了一头牛一头驴,种了三四十亩地,其中塬上五六亩地,五十里以外的山庄有三十多亩地,种的均是玉米和小麦。每年三分之二的时间,他们都呆在山庄。平日里,这个院子只有李彩梅一个人居住。赵新宝每次上山前,先给娘磨好面粉,担满两瓮水,才恋恋不舍离去。  

往年,赵新宝和媳妇总在割麦前就回到了塬上,就像钟表的时针那样准确。今年却不知为什么,别人家都割了两三天麦了,赵新宝两口就像磨盘一样,稳稳地呆在山上。李彩梅实在等不住了,索性戴上那顶挂在墙上的黑草帽,迈动那双尖尖的小脚,到自家的三块麦地挨个转了一个遍。一块靠近崖边的小麦已经黄透了,她揉了几个麦穗,个个籽粒饱满,李彩梅老人掩饰不住的喜悦。看来,又是一个丰收年。她逢人就问,“这两天谁上山去,我要给新宝捎个话,让他赶紧下来割麦,再不割,麦就淌到地里了”。大伙笑话她,“新宝又不是傻子,怎么不知道塬上麦黄了。这两天没人上山。新宝肯定快下来了。你在家里安心呆着,不要到地里来了。要是弄出啥病来,就给他添乱了。”  

太阳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炉,把大地烤得滋滋乱响,热气蒸腾。李彩梅走到自家院子外边,看见隔壁的张碎狗,戴着一副墨镜,坐在洋槐树的树荫下,拿着一把纸扇子,逍遥地扇着凉风。张碎狗是个光棍汉,五保户,六十刚过,不胖不瘦,十分精神。他看见李彩梅喘着粗气,脸上流着汗珠,一瘸一拐的朝前走来,就大声问,“蜡婆,到哪撘去来?”蜡婆是陕西西府一带的方言,指年龄在五十以上的妇女。她们面色蜡黄,健康状况下降,不再适宜干重的体力劳动。李彩梅说去了地里。张碎狗撇撇嘴,说,“你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到地里,只能白出一身臭汗。这叫有福不会享。看人家老婆子,这个年龄,穿的衣服,风一吹,呼呼的飘,很时尚,很凉快。谁像你,穿的衣服像个要饭的,又旧又脏,舍不得买新的。看把你细的,钱在柜里放,死了送阎王。”接着又说,“你看你,走路像辫蒜,气粗如起圈。不如咽了气,省得儿惦记。”张碎狗口里没有闸门地乱说了一通,说来道去,李彩梅不会活人。李彩梅虽然不同意他的说法,但知道说不过他,只嘿嘿笑了几声,没有辩驳。她问张碎狗,“他伯,你的麦黄了没有?”。张碎狗说,“黄了,昨天就能割了。嫖客日下的公路段的人,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还不来给我割麦。”县公路段包抓张碎狗,年年派人给张碎狗割麦。李彩梅问,“你咋不自己割,专等人家来?”张碎狗说,“我一把年纪了,天热的,我怕自己去割麦,万一出个一差二错,就吃不上新麦了。”李彩梅在心里骂了一句“嘴馋身懒,怪不得打了一辈子光棍”。  

李彩梅思前想后,有了自己的主意。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鸡才叫了两遍,她就从炕上起来了,擀了一大案面,烧了两电壶开水。把面条切得细细的,给自己下了多半碗汤面,把剩下的面条用蒸布苫了起来。她找来磨镰石,放在北房的房沿台上,坐在房沿台下边的草芭上,吱吱地磨起了刃片。她一会儿向磨镰石上撩水,一会儿把大拇指放在刃片上试试。不大的功夫,就磨好了三个刃片。这时候,她听见有人在院子外边大声吆喝着,“卖菜哩,卖菜哩。”她急急走出院子,撩起衣襟,掏出一个手帕,从里边取出十块钱,买了三斤黄瓜,二斤洋葱,五六个西红柿,半斤豆腐,放在案板上,准备为新宝和媳妇从山下来后做菜吃。 

她戴上草帽,拿上刃镰,提了半罐热水,在胳膊上搭了一条破麻袋,刚要出门,见张碎狗急急走了进来。张碎狗说,“蜡婆,半夜三更,你的风箱啪啪地把我吵醒了。是不是赵新宝下塬了。”李彩梅说,“没有。”张碎狗说,“那你这么早烧锅干啥?”李彩梅说,“我想他们今天就会下塬,老早把水烧好,把面擀了,他们一回来,饭很快就能做好。”张碎狗问,“你现在干啥去?”李彩梅说,“割麦去。”张碎狗说,“看把你能的,土都埋到脖子根了,还为儿子想做这想做那的。好,闲话不说了。刚才,支书来告诉我,公路段的人今天来给我割麦,我先借你两电壶开水,给他们送到地里去。”李彩梅不太情愿,犹豫了片刻,心里想,“我给了你,我儿回来了喝啥。”只听张碎狗嚷嚷,“你前几天没有水吃了,我给你担了两担水。我今个只借你两电壶水,你还不想借。不借也行,以后,你这个蜡婆死在地上,我也不会看你一眼。你就掂量掂量吧。”李彩梅一看事情不对头,只好让他把两电壶开水全部提走了。  

李彩梅来到自家靠崖的麦地,小麦上面的露水已经干了。村里的人像出槽的蜜蜂一样,在黄锦缎似的麦地飞舞着镰刀。她把那条破麻袋用细绳子捆扎在右腿的膝盖上,右膝盖跪在地上,左腿半蹲着,一镰刀一镰刀地割着。虽然动作不快,但却熟练,割得也干净。太阳照在她的脸上,似乎开出了灿烂的花朵。她想,自己多割一捆麦,儿子和媳妇就能少出一份力,这不就是她活着的意义吗?想到这里,她高兴极了,仿佛这是老天对她的奖赏。路过的人不时跟她搭几句话儿,有赞扬她的,也有劝她回去的,她都无心多听。割了不大一会,她的右膝盖就有点痛了,左腿发酸,两条胳膊发困。她想,她得坚持。听广播说,县长这几天也拿起镰刀给农民割麦哩,何况她还是农民的娘。她割麦,理所应当。麦收时间,只有和老天爷赛跑才行。李彩梅这样想着,镰刀也不停地挥着,她的身后,已经栽了十几捆麦了,她望着这些麦捆,仿佛看见了儿子似的。她想着赵新宝和芳云拉着一架子车柴,套着牛和驴,正在从山里向塬上走着,豆大的汗珠在他们的脸上淌下来,他们渴的要命,却没有拿水,嗓子正冒烟哩。他们吃得早,走的路多,大概饿得腿都发软了。怎么办呢?张碎狗把两电壶水都借走了,家里现在一滴开水都没有啊。想到这,李彩梅有点着急,儿媳妇可能要拿这说事呢?或许,他们有事,明天才下塬吧。她又继续割着金黄的麦子。  

不知不觉,李彩梅割了30多捆麦,立在地上,就像三十多个威武雄壮的士兵在地里站岗放哨。她回头一看,感觉挺骄傲的,自己的功劳可不小啊!儿子可能会夸她呢!在她的身后,留下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痕迹,都是她的右膝盖压成的。她继续割着,直到她拿的半灌水喝没了,她才觉得该回家了。她想站起来,但那条腿却像一根沉重的木头,起不来,她索性扭了一下身子,坐在麦茬地里。那汗水肆无忌惮的流进她的眼睛,酸得都睁不开了。坐了好一会儿,她的右腿才有了知觉。她解开腿上的绳子,把麻袋藏在几捆麦下面,准备下午再来。在地里割了一大把韭菜后,她瘸着回了家。  

李彩梅好困好乏,很想倒头睡一觉。但觉得做饭要紧,或许儿子和媳妇马上就从山上回到塬上了。她洗了三个西红柿,再打了三个鸡蛋,正在炒呢。就听到院子有人和牲口的响声,原来赵新宝两口回来了。她立马出了厨房门,高兴地说,“你两个先洗一洗,歇一歇,饭马上就好。”蒲芳云说,“你先倒点开水,我们渴的厉害。”李彩梅说,“水还没有烧开,电壶还在碎狗家”。芳云一下子就上气了,“你说你能弄啥。你割不了麦,却夹个镰刀在麦地里给我们扬名四海,好像我两口虐待你哩。你不是给我们两口抹黑哩吗?你能做饭,却连水都不烧,还把电壶都给了别人。你到底想干啥?你老了,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有你不如没你。你不如死了的好。”赵新宝听着不对劲,大声吼道,“你再说一句,看我不打你这狗日的?”说着,就一巴掌打在了芳云的脸上。芳云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骂,拧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李彩梅冲到赵新宝跟前,骂道,“你这个狼吃剩下的,你还敢打媳妇,你本事大,把我打几下?”赵新宝赶紧向后退。李彩梅瘸着腿,跑到张碎狗家要回了自家的两个空电壶,边流泪边做饭。她凉调了一盘黄瓜,一盘洋葱,调了两碗西红柿炒鸡蛋干面。让赵新宝将一碗面条端给蒲芳云,但蒲芳云说啥就是不吃,还把碗打翻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一会儿骂李彩梅是个害人精,老狐狸,一会儿又骂赵新宝没出息,窝囊废。说自己结婚后,没有享过一天福,真是命苦啊,老了,还要替人背黑锅,人还打她。她今天不想活了。越说越哭得厉害。李彩梅进到蒲芳云的厢房,颤颤巍巍解释这一切,蒲芳云不仅不买账,还说李彩梅与赵新宝合谋欺负她、算计他。  

一家人都感到疲乏,心烦意乱。李彩梅和蒲芳云都没有吃饭。赵新宝也没有去地里割麦。晚上,赵新宝和娘睡在一个炕上。娘告诉赵新宝,“芳云来咱家二十多年了,经常山里来山里去,受了不少苦。她上了年纪,不能骂她,更不能打她。往后的日子,就是你们一家三人了。娘恐怕活不久了。明天你到地里割麦回来的时候,把放在麦捆下面的那个烂麻袋拿回来,不要扔了,我还要用哩。”赵新宝想说些啥,娘说,“我困了。你也睡吧,明天还要割麦哩。”  

赵新宝一觉睡到天大亮,发现娘还没睡醒,就用手推娘,娘还是没有反应,手一摸,娘的身体冰凉冰凉的,不知什么时间去世了。赵新宝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抡起拳头腾腾地砸炕,“娘啊,我还没有争得和你说几句话,你就走了,你好可怜啊!你把饭做熟,没有吃,就走了!”。蒲芳云听见赵新宝大哭,赶紧跑过来。赵新宝打了她一巴掌,骂道,“你这个坏东西,你把我娘气死了”。蒲芳云对赵新宝的打没有任何反击,一边大哭,一边喃喃说着,“娘,我这臭嘴就像尿壶,把你给害死了。”周边的邻居们,纷纷来到了赵新宝的家,有的女人也陪着一起哭了起来。倒是张碎狗,吆喝了一声,“你们都不要哭了,赶紧给老婆穿老衣。再晚,人就硬了,衣服就难穿了。”  

七日后,在唢呐声中,李彩梅被安葬了。村里人边碾麦,边分析她的死因。有人说,李彩梅是割麦累死的,有人说是蒲芳云气死的,有人说是病死的,莫衷一是。赵新宝仔细地分析了事件的过程,他觉得,自己才是造成母亲死亡的罪魁祸首,妻子蒲芳云绝对难辞其咎。但一切已经晚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不论追究到谁,娘是活不过来了。她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最终被压倒了。他把碾打的新麦装进麦包,把娘缠过膝盖的破麻袋放在粮包上。一进去就翻看翻看,他知道,那上边承载着最大的母爱。

短篇小说推荐
蜡婆割麦
蜡婆割麦
1993年6月中旬,算黄虫一遍一遍地叫着。老太婆李彩梅坐立不安,
凡人之事
凡人之事
十岁多的伏明躺在自家临时用几条板凳搭的木板台上,大腿下放着一
加油站里的一幕
加油站里的一幕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
堡垒村
堡垒村
徐军 呼啸寒风夹着冻雨冰雪,正摧残着工棚里三十多名湖北籍建筑
作别西天的云彩
作别西天的云彩
“为人民服务”这熟悉、亲切的帖金大字,显示在合中药
爱开大学生© m.iopen.cn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