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开大学生
栏目
爱开大学生 > 校园文学 > 短篇小说

加油站里的一幕

1.jpg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而逝。出身世家书香门第,孝行素著;温敦而不失侠义之风,急公好义,惠及街閭,每称好人;上孝下贤,负重节心,传承美德,集一身矣!回想种种,虽是朋交,但同手足,不胜唏嘘!痛定思痛,寻得旧字,略作修改,以忆去日斑斑,为缅【题记】  

俗话说“好人没好报”,但有时,您所不屑的懦弱和善良,总会让您的肆无忌惮后悔都来不及;如果嚎叫能解决问题,驴早就统治了世界。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15年龙抬头,春寒料峭,颓唐半年之久的浪子得到资助,搭伙弟弟的同学老司机“老三”兄弟,买了一台额载45吨18米长的半挂重卡,转行跑起了长途运输,开始谱写他人生奋斗的新篇章。  

3月26日下午6点,他们在安徽淮南装好了55吨化肥。由于严重超载,怕被路政查到罚款,循惯例,就在市郊一个小加油站停靠休息,等到深夜里加满油,再启程。浪子摇下小半个车窗,舒适地半躺在副驾驶上,对老三谝着他曾在海南创业的艰辛、开心和失败。天南地北中,各地人的光辉和瑕疵弥漫在驾驶室里。他时不时地望向窗外,向老三讨教着车窗外出入加油站各色车辆的品牌、价位和性能,静候寒夜光临。侃累了,光辉和瑕疵渐渐在驾驶室内没了声息。  

到十一时许,浪子在一阵喧哗中被惊醒,癔症中摇下整个车窗,探头望向窗外,紧挨着加油机旁停了两辆小车:一辆普通出租车,另一辆是豪华丰田“普拉多”SUV。原来,是两个司机在争夺加油枪。(至今不知道他们姓名,以下就以“普拉多”和“出租师傅”称谓他们二人吧)。

右手扬了扬手里的加油枪,出租师傅:“老板,是我先拿到油枪的,麻烦您行不行,让我插卡先加,刚才总台来呼叫,得马上去接个人,病人已经等好久了”。出租师傅背朝着浪子这边,看不到他的脸,但听得出着急和苍老,语气里还有一丝乞求。  

普拉多挥挥手,伸手一把拽过加油枪,大声叫道:“是我先插卡的!我等着去你们市里住宿,大半天没睡了。你本地人,慌啥,真没礼貌,都不懂礼让外地客人!”,嘴里说着,打开车侧油箱盖,随即就听到输油管里呼呼噜噜的声音。一阵风掠过浪子的窗,他能闻到对面普拉多恩赐的酒精味儿。  

酒驾?冰凉的风中,浪子闻到的似乎还有普拉多跑遍大江南北肆无忌惮的气势和实力。浪子惊着了:酒驾都已经上“刑法修正案”了,牛人啊!  

出租师傅被普拉多弄了一个趔趄,似乎懵了,他右手撑靠着自己的车才站稳身形,左手耷拉下来,手里的加油卡在明亮的顶灯下黯然无色。他无奈地盯着普拉多的车,几秒左右,随即,奋力抢身向前,对着普拉多惊呼:“老板,您,这个,您不能加......”,拉住普拉多的手臂摇着,试图夺回加油枪。拉扯中,普拉多的副驾驶门开了,跃出一个身影,这人出手就抓住出租师傅的后领:“老东西,看你这怂样儿,再啰嗦,凉拌!”,一把后拉,松手,出租师傅头部先着地,被摔个仰面朝天。  

浪子这时才看清这出租师傅的脸,这是一张可以让您见过马上就会忘记的脸,却又是一张在不经意间蹦出在你脑海的脸,一张善良、本分的中国脸。  

浪子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有力的声音:“恶有恶报,已经来到!痛快!痛快!”。老三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醒来。  

浪子转头问老三:“怎么啦?刚才参拜地藏菩萨啦?出口就是报啊报的?”  

“成哥,那普拉多可是顶级版的SUV哟,他接下来的维修费,估计可以买下两台我们这样的破车”,老三道。  

浪子:“什么维修费?我看你是睡糊涂啦,夜里没人查,等下不上高速,我来开算了,你继续睡!”  

老三:“成哥,你视力不好,没注意这家伙的车是柴油版的,你再看看他加的是什么油?汽油哟!那家伙应该是喝醉了!也是罪有应得,哈哈哈!”。  

老三的笑声略一停顿,又迟疑道:“成哥,要不要现在下车提醒那家伙?现在他只要不启动,立即把油放出来,对车损伤应该不会有多大。”  

“算啦算啦,别多事,赶紧走,换家加油站去,活该!”浪子道。  

一股爽快而又略带涩涩的味道,立马儿弥漫在大卡的驾驶室里,这味道,也在光辉着、瑕疵着......  

浪子亲眼见到,“普拉多”加完油,开出不到300米就抛锚了;出租师傅昏迷不醒,被加油站老板叫来的120救护车拉走;浪子为怕麻烦缠身,没掺和这事儿,敦促老三立即开离现场,不知道事件的处理结果,只留下这一段记忆。  

【笔者按】1995年仲春至2015年初冬,二十多年间,浪子在家乡累计只呆过一年两个月。足迹各地,或纸醉金迷于都市,或背包穷游于荒野。村头巷陌,明堂花市,都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各般的“情”,浪子曰:世情有因果,江山天下公。有的人走了,仍在我们心里;有的人还在,已经抛锚了。

短篇小说推荐
加油站里的一幕
加油站里的一幕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
堡垒村
堡垒村
徐军 呼啸寒风夹着冻雨冰雪,正摧残着工棚里三十多名湖北籍建筑
作别西天的云彩
作别西天的云彩
“为人民服务”这熟悉、亲切的帖金大字,显示在合中药
舒贞洁
舒贞洁
舒贞洁又做梦了,还是那个梦,那个做了三十年的梦,同样的场景,
知己
知己
过去的感情就像牙齿,掉了就没有了,装上了也是假的【路遥_题
爱开大学生© m.iopen.cn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