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开大学生
栏目
媳妇婆婆岩
媳妇婆婆岩
相传很久以前,在仙居县溪港乡仁庄村有一个媳妇对婆婆百般折磨,千方刁难,迫使走投无路的婆婆下跪求饶,乞求媳妇给她一条活路。最终,这位媳妇的可恶言行被上苍知道,派雷
薰衣草花开
薰衣草花开
1、“妈妈,薰衣草花开了!妈妈,薰衣草花开!小薰要长大了……”两岁的小薰雀跃地拍着手,在花箱周围巡视着,像个小大人。还不时地俯身闻一闻,用手
青春正美好
青春正美好
古人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自古太多的悲秋怀远,似乎一到秋天,日历一撕下,人的心情就会转凉。尽管那炎热与夏天并无二致。“前人之述备矣”,秋
董淳断奇案
董淳断奇案
董淳断奇案圣风董淳,字素村,号朴园,别号寄农,北薄村人,清乾隆48年(1783)乡试中举,60年(1795)乙卯科会试为大挑一等,被任命为四川巴县知县。董淳在任期间,执政执
秋水伊人
秋水伊人
那个小男孩儿懵懵懂懂的,倒提只草穗“汪汪狗”,那上面穿着七八条小鱼,赤裸的背上搭着皱巴巴的褂子,那条蓝色的泛着白花儿的裤头紧兜着屁股,有种老怆不堪重负
面子
面子
雨欢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菜是下班路上顺便买的。听到门响,从厨房望过去,老公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子蔬菜。雨欢接过来一看,足够一周吃的黄瓜和尖椒,一颗足有二斤的紫
荷包蛋
荷包蛋
生活潦倒的年代,葱花炝锅煮面条再打上荷包蛋,是件很奢侈的待遇。大炮贩韭菜往湖田,回程时再捎回些炭。炭装多了走夜路又爬连续坡,那长袖布衫干了湿湿了干忽凉忽热间就受
捕蛇者之死
捕蛇者之死
渐渐地,他的手伸向了我。我该怎么办?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思索着,若是被他抓住了,那便是死路一条;但若是咬他一口,他便必死无疑,我可是毒蛇啊。但此时,我已没有逃跑
当扈,何归
当扈,何归
城郊小道上,落叶已铺满大地,太阳的余晖从已近光秃的树枝中穿过,洒在落叶上,一切显得那么荒芜、凄哀,时而有大风席卷而来,卷起满地落叶纷纷扬扬。“已经入秋了!&
深秋薄暮
深秋薄暮
天空悠远,闲云缠绵。清风徐来,红枫摇曳。再次踏上这片土地,驻足深深地呼吸,眼前的明朗和纯净让人心旷神怡,想永远拥抱这一切,不再逃离,不再放弃。一个转身,已是五年
妖精的爱情
妖精的爱情
我和小爱一个村子长大,可以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吧。我们相爱了很多年,我们曾经不止一次的发过誓: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要想让我们俩变心,那除非“白日参辰现,北斗
恐惧
恐惧
一张化验单在石大夫的眉头下微微颤动,此时她的脸色骤然变得疑惑起来。我的心刹时间激烈的加速——狂飙起来!莫非有不祥的事情要发生?这孩子血像太高!白细胞和
一团纸屑
一团纸屑
中秋佳节,思念故乡。我从故乡跑到县城,转眼快八年了。我从省高等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回乡。为了发展,为了生活,为了学业夙愿。落户县城,在一家国企工作。因工作业务关系,
王信和一家
王信和一家
王信和原来在公社食堂做饭,做大锅饭。他会做很多饭,也好吃,大家都喜欢吃。街邻有红白喜事也都请他来做饭。配料、火候,都恰到好处,好像提前计算好似的。他烧出来的饭跟
傲骨5之天变
傲骨5之天变
在击败铁面佛之后,辱华会似乎沉寂了很多。但叶秋生对于弗兰克的调查是有些头疼了,而弗兰克似乎是盯上了叶秋生,而叶秋生虽然察觉了,但也只好无奈的装作看不见。这一天,
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的爱情
一她在他结婚的那天来了。时至深秋,天气已有些凉意,天瓦蓝瓦蓝,偶尔吹过一阵凉风,但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她外表朴素典雅,秀丽端庄非常矜持的骑着一辆自行车像一只南回
难事不难
难事不难
难 事 不 难(小小说)沈学印刚住上回迁房的姜老太,是个有名的老实巴交的人。住平房那阵儿,前后左右的老邻居对姜老太家里的情况比包街民警还掌握得一清二楚。姜老太七十多
门外窗前
门外窗前
门外与窗前我叫远镇,和这座城镇一样,偏安一隅,涉世未深,天真无知,阁楼是我的天地,锈迹斑驳的窗子便是我从这座小镇看大千世界的眼睛,可我不爱看红灯绿酒人世浮华,我
小时候
小时候
十月蹑手蹑脚地溜到九月的房间门口,轻轻把门推开一个缝隙。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房间里,九月靠在玄月的手臂上,脸却紧紧地蒙在被子里。玄月坐在床边耐心地安抚着九
白领导
白领导
白领导,倒不是真姓白。之所以这样称呼,繁昌县里的店主是最有发言权的了。每次白领导一来,他的朋友也跟着来。你还别说,这白领导朋友还真不少,小到当地的名流,大到省里
血蝴蝶
血蝴蝶
血蝴蝶楔子满园的花色将尽了,到处都是残落的花瓣,铺在地上厚厚一层,散发出腐败的气息。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院子深处的那株牡丹树下,杜丽娘蓝色的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一)六叔送你回家楚明是一名货车司机,半夜回家是常有的事,即使喝大了,黑咕隆咚的也能找到家门,为此,妻子磨破了嘴皮子也不管用,照样当耳旁风。夜里11点多钟,他醉眼
相亲
相亲
秀今天是第二次被相亲了。说是被, 是因为秀从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都是人来了她才临时得到通知。出于不驳姐妹灵的面子,为了不让灵为难,她也就只能去走个过场配合一
叶落
叶落
如果有一天我如落叶一般飘落!请你记得我,我是你曾经爱过的女孩!我不奢求你能给我什么,只是希望我如叶飘零时你记得我便足矣!!!你的眼中为何总是那么的忧伤,从不曾见
顶替
顶替
“胡老大杀人了,他把自己的儿子杀啦——”一时间,这消息象旋风般灌满几条巷子,人们倾巢而出迅速涌向胡家方向。大约一个小时后,一辆白色警车闪着警
告别真爱
告别真爱
阿伟的眼睛望着窗外,尽量控制着即将掉下的泪水,扭头不看坐在对面的女友。阿伟的女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他们谈了三年恋爱,今天她是来和阿伟告别的。她要结婚了,新郎却
轻轻纺织情
轻轻纺织情
这个故事发生在70年代的叔叔和婶婶身上。那时的风特别柔韧;天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杂尘;白云飘飘悠悠,犹如亘古的清纯的梦。叔叔是队里纺织厂的技术骨干,织出来的毛毯精
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
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
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宇是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男人,谈吐幽默,所以在女人堆里很吃香。宇遇到的第一个女人是他的结发妻子,这个女人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性格喜怒无常,
回归的柳树
回归的柳树
引子;很佩服那些初尝未知的人,那需要智慧,勇气和足够的胆量。现在的人们给他们找了一个恰当的词语_拓荒者,而这些拓荒者的勇气和胆量往往仅得益与小时候的一段经历,一个
如意
如意
虞山山腰,有座禅院,名为“苦禅寺”,寺门两旁,分别长有一棵两丈多高的菩提树。这天,右侧树下来了个年轻人,闭目而坐。微微细雨湿透了他的青丝白裳,他浑然未
爱不在就放手
爱不在就放手
一雪子涵做完家务,检查完儿子的作业,安顿好儿子。然后洗漱洗漱,走进卧室,打开电视,随手拿了一本书,坐在床上翻阅着,有点漫不经心,漫不经心。虽然不太爱看电视,但总
枫叶的痛
枫叶的痛
一直以为最伤心得时候才会心痛,才会流泪;一直以为被寂寞包围得时候才会伤心……其实伤心是无处不在的……泪!总是流不完……烟雨愁
孤独行者
孤独行者
初见初见那只羊是在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家看到的一幕。记得那是一个上午,我出门便看到一只瘦骨嶙峋的羊向我们家走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它,就像看到一位落寞的老人。的确,它
傻瓜阿呆
傻瓜阿呆
傻瓜阿呆阿呆从学校毕业以后进了一家工厂当学徒,跟着师傅学技术,这一干就是十几年。阿呆这个名字虽然不好听,但是他不傻,很聪明,性格也很开朗,在厂里人缘也好,大家都
三轮车夫
三轮车夫
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我独自走上了街头。街边停着几辆电动三轮车,因为下雨,很少人出门,生意并不好。车夫们三三两两的闲坐着,几个男的在抽着劣质的香烟,不时东一句西一
页次:1/13 每页35 总数455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