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开大学生
栏目
爱开大学生 > 校园生活 > 情感生活

我堕落多年最终爱上个逃犯,含泪送他自首

女子堕落遇真爱 恋人出逃两年终自首
 
  导读:英国作家王尔德曾经说过一句话:“男人总是想做女人的第一个爱人,女人却想做男人的最后一个爱人”。然而现实却往往无法让他或她如愿。
 
  在本期《网络情事》女主角——江欣娇羞着为一个男人奉献初夜的那晚,她被误会不是第一次而遭到歧视;在江欣带着满心疲惫,希望成为另一些男人最后的爱人时,她被伤害一次又一次,永远得不到真爱。
 
  草率同居 未落红遭无端怀疑
 
  (中国西部网记者 张舒)对江欣的采访是记者通过电话进行的,因为江欣一直认为,她的感情经历让她无法面对一个陌生人。
 
 
“但是我真的好想找个可以耐心听我说话的人,让我可以毫无保留地说出我不堪的经历。我……我希望最后你能给我一些建议,让我知道我该怎么逃、该怎么做、该怎么寻找真爱?”
 
  江欣1975年出生在达州一个靠近集市的城镇。她两岁时就遭遇了家庭变故,在外打工的母亲与父亲离婚了。此后,江欣就被寄养亲戚家。年幼的江欣虽仍受长辈宠爱,却也深受父母离异的刺激,感情上变得敏感脆弱。“在亲戚家里,我始终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我一直盼望着能尽快找到一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可以让我逃离这个不是我家的家。长辈们永远不懂,我是在用孤傲掩饰自卑。所以他们觉得我是个奇怪的小孩,甚至不可理喻。我也不需要他们理解,只一心等待着属于我的爱情。”
 
  在江欣18岁那年,爱情不期而至。一个名叫吴卓的男人闯进了她的情感世界。吴卓和江欣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外型高大的吴卓和江欣在脑海中勾勒的白马王子是那么接近。抑止不住满心欢喜,江欣在聚会中笑得娇羞可人,眼角总是情不自禁地飘向吴卓。“我自以为他并不会知道我的心思,所以大起胆子正眼打望他,却不想他的眼神和我对碰。原来,吴卓也在注意我,也以为我不知道,所以我们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那瞬间,我心跳得好快,感觉脸颊绯红。既为我们的心意相通感到暗喜,又为我的失态而暗自好笑……”江欣在电话中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那是一种幸福感四溢的颤抖。
 
  那天之后,吴卓和江欣开始了正式交往。对于一心想要逃离家庭的江欣,吴卓的男子汉气质让她充满安全感。很快,江欣将少女纯纯的初恋献给了吴卓,整颗心扑在了吴卓身上。然而,在江欣家人的眼中,吴卓脾气暴躁,文化较低,家里住房紧张,从小倔强敏感的江欣嫁给他,吃苦是一定,幸福很难成真。
 
  “恋爱中的女孩都是一根经,也许看琼瑶看多了吧,好像长辈越反对的爱情越值得拼命争取,才能找到书中描写的真爱。于是我不顾家人的再三劝阻搬出去与吴卓同居了。这一举动的代价是……我与家人彻底闹翻了,最疼爱我的奶奶也被我给气病了。”江欣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就在我以为我对爱情的义无反顾,会换来企盼已久的幸福时,意想不到的状况出现在我和吴卓的初夜那晚。”
 
  “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那神圣一刻的到来,然后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幸福。在一阵水乳交融之后,吴卓慢慢推开我,开灯朝床单看去。他本来温热的脸庞突然变得错愕和愤怒起来。他用一种很凶狠的口吻质问我,为什么没有流血?是不是我之前有过?”江欣的语气有些犹豫,但她在电话那头深深呼吸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我当然是第一次!但我那时被吴卓的眼神给吓坏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见我不说话,吴卓的愤怒眼神变成一种轻蔑和厌恶,他就那样冷冷地盯着我,似乎肯定了我一定不是初夜。我真的是百口莫辩,我试图解释,但未语泪先流,吴卓的眼神与误解像利剑一样伤害着此时赤裸的我。”
 
  江欣告诉中国西部网记者,她随后通过网络查询了很多类似的问题,知道了女性因为其他外因的影响,初夜并不是一定会流血。她多次想要让吴卓了解这种科学解释,但吴卓总是粗暴地羞辱江欣。“同居第二年,因为吴卓不懂得科学避孕,我就怀孕生下了儿子聪聪。本以为吴卓对我的怀疑会随着儿子的降临而减少,但没想到他居然怀疑我和他亲大哥之间有了问题。唉……吴卓的大哥比我大十几岁,人也老实本分,真不知他的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会把我和他大哥的关系想得那么龌龊。我多次气愤不过与吴卓争辩,换来的不过就是拳打脚踢,真的是身心疲惫。”
 
  出轨寻真爱 在男人之间徘徊
 
  1998年春节过后,吴卓去到表哥开的工厂做司机。因为堂兄弟的关系,吴卓在工厂经常有恃无恐地逃班、早退和抽烟赌博。江欣终于醒悟,这个让她曾以为的男子汉,不过是个无心进取的混混。“我对吴卓越来越失望。他的胡作非为严重扰乱工厂的秩序,表哥多次提醒无效,不得不把他开除。吴卓也自知这次被开除是自作自受,无脸再留在表哥工厂混吃混拿,他决定南下去沿海城市打工。我对他的打骂早就忍受不了,自然也是赞成他去。”
 
  吴卓踏上南下之旅后,江欣在工厂门口开了家杂货铺维持自己与宝宝的生活,也在这段感情空白期,认识了工厂新进的司机陈哲。
 
  “与吴卓的同居生活让我成熟了很多,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幻想粉色爱情童话的小姑娘。陈哲是个成熟的男人,他懂得如何挑动我内心最深处的情感,也懂得我贤妻良母表面下彭湃的激情。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但是好空虚好渴望拥抱。陈哲的眼睛、嘴唇甚至他的喉结都带有一种让我无法抗拒的诱惑。我不可自拔地倒在他怀中,沉沦在他的身体里。”江欣并没有细诉她和陈哲相识的过程,但记者在脑海中仍然能清晰地勾勒出陈哲的形象:高大成熟、笑容迷人、声音浑厚、善于解读女人心思。
 
  考虑到杂货铺靠近工厂,容易被熟人和亲戚看到,江欣总是小心翼翼地和陈哲交往。“我没有想过生命中会出现第二个男人,也没有想到和陈哲的偷情让我感觉那么刺激。在陈哲给我的爱情滋润下,我越发有女人味儿了,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和陈哲的情人关系。因此我故意让熟人看见陈哲到我家过夜的情景,我想要和陈哲结婚,我相信我的第二次选择不会再错。”
 
  江欣轻轻叹气:“我和陈哲的私情很快被吴卓的家人知道了,然而反应最大的不是吴卓家人,而是陈哲。原来,他是那么懦弱的一个男人……他告诉我,他不想失去工厂的工作,他惧怕吴卓表哥开掉他,另外他也不想和一个有孩子的女人结婚。什么生死相依,什么海誓山盟,只要面对利益面对现实就会消失殆尽。只是他看穿我的寂寞,让我成为了他的玩物,现在玩完了就轻易抛弃,如此而已。是我太傻了,陈哲不过是一片浮萍,是我自以为找到了港湾。”
 
  陈哲果断地和江欣划清了界限,留下伤心欲绝的江欣独自面对亲戚朋友的指责。为了躲避吴家人,江欣一咬牙来到成都,应聘到一家商场做售货员,暂时在成都安定下来。
 
  “站着工作十小时,然后回到与同事合租的小房子,这样的生活每天没完没了地反复着。工作时我笑脸迎人,口若悬河地介绍产品;下班后我沉默无语,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同室的姐妹虽然可以说说话儿,聊聊心事,但各自有各自的事情,不可能每晚陪我。每当我一个人面对黑夜,就寂寞得害怕,寂寞得想哭。为了排解满心郁闷,我答应了一个女同事的邀约,和她去迪吧玩。”
 
  江欣说她来成都之前,从来没有去过迪吧这种娱乐场所。面对震耳欲聋的音乐,激光闪烁的舞池,性感撩人的舞者,还有肆无忌惮发泄情欲的陌生人,她被惊呆了,也深深被吸引。在酒精的迷醉下,放下矜持、放下伪装的面具,江欣跟着疯狂的音乐使劲摇摆,HIGH到极点。此时,和江欣一起来的女同事因为不胜酒力已经提前离去,留下江欣独自和她几个朋友继续在迪吧玩乐。
 
  “我当时自知头脑已不太清醒,本想和同事一起走,但一双深邃的眼睛吸引住了我。那人叫朝泰,我感觉到他一直在注意我。也许是酒精刺激了我的欲望吧,我故意留了下来,不想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落荒而逃。”江欣的语速变慢了,一种迷乱的情绪从电话那头传递给记者:“在朝泰和其他几人的怂恿下,我尝试了一种叫做情粉的东西,然后在半昏迷下被朝泰带到了一家宾馆。在房间里,我使劲地哭,使劲地笑,使劲地喝酒,接着全身燥热……我已经忘记什么道德,宁愿在此时此刻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是爱上我了。我需要一个可以缠绵的身体,陪我渡过漫漫黑夜。”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身边的朝泰还在睡梦中。他的轮廓好俊朗好分明,他最多25、6岁,他爱我吗?只不过是24小时的爱情,只不过是一夜的刺激而已。”江欣的声调柔柔的,却也冷冷的,她要记者等一下,然后“砰”地一声顺着电话线传来,江欣似乎在点燃香烟。
 
  “等到朝泰醒来,他和我做戏般亲吻一番后离去。我并不难受,因为这样的告别最好不过。哪天他寂寞了,我寂寞了,我们还可以找个身体来缠绵。”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江欣似乎喜欢上了都市这种绯靡的夜生活,她开始夜夜流连恋在酒吧和迪吧。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男人可以把爱和性分得那么清楚?我和朝泰有过几次关系后,我发现我已经无法仅仅把他当成一个性伴侣了。我寂寞了我就想要他陪。可是见面后,他除了与我缠绵之外,根本不愿陪我聊聊天,听我诉说心事。肉体满足之后,他能立刻入睡,但我还在数星星。我试图在其他男人身上寻找心灵交汇的感觉,可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性,千方百计地把我哄上床,完事后倒头大睡。”江欣继续诉说:“其中有一个男的因为家里老婆怀孕了,所以出来寻欢。他告诉我,等他老婆生下了孩子,他就再也不出来晃了。我在心里大笑,他可能吗?偷过腥的猫怎么会忘掉偷腥的快感滋味呢?至于朝泰,他是一个保险经纪人,年轻帅气、精力旺盛,他现在拼事业,不谈恋爱只做爱。”
 
  “在我不断和酒吧那些男人发生关系时,陈哲并没有从我生活中消失。他在和我好时借了我几千块钱,于是每次用还钱为借口,要我去他那里小叙。”江欣停顿了下来,轻哼一声:“什么小叙啊,还不是想和我那个!我内心的欲望之门已经打开了,我不在乎身边睡的是谁,我害怕寂寞,我想有人陪……
 
  与逃犯相恋 他去自首我在迷惘
 
  在去年的一次聚会上,江欣通过好姐妹介绍认识了王程。“他是个看上去挺拽的人,虽然个子不高,但身材很好,穿白色体恤非常有型。一开始,我并不相信他会和我好,因为像王程这种男人,要骗小姑娘可以一大把抓。我不年轻也不花容月貌,可他却像认定我似的,非要和我在一起。遇上一个愿意听我讲心事,可以陪我安静看电视的男人,我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他。很快的,我和王程同居,他的爱让我不再恐惧孤单黑夜,我开始收拾四溢的情感,重燃婚姻渴望。”
 
  江欣告诉中国西部网记者,在她和王程同居三星期后的一个夜晚,王程突然很正式地要江欣听他说事儿。“王程当时的表情很严肃,我答应认真听他讲,绝不中途打断他。王程告诉我,他三年前在老家内江犯过事,少年莽撞的他伙同朋友抢劫商铺。案发后,他被迫隐姓埋名逃到新疆。他在新疆那两年,因为寂寞有过一个女友。那女子是内地的一个三陪女,非常爱他,可是他始终无法真正定心和她在一起,所以去年独自回到成都。”
 
  “因为不敢使用身份证找正式工作,王程只能加入帮派组织维持生活。他的诉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他反复地告诉我,对当年自己的行为非常后悔,但始终不敢面对法律的制裁。但和我在一起后,真的不想再背负这个沉重的思想包袱继续苟活着。他想和我结婚,想过正常的婚姻生活,所以他已决定去自首。我始终沉默着,因为一下子要我接受这样的事实好难。我明白王程的意思,他想我等他,但我能做到吗?那时刻,我的心乱得可以,王程看出我的心思,他只深深叹了口气,没有逼我立刻给他答案。”
 
  “经过一个星期的考虑和权衡,我答应王程一定等他!但我也要求他彻底断绝和新疆那个女人的联系。我已经30岁了,有过小孩、有过不堪的私生活经历,哪里还能奢求更多呢?王程是个好男人,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他。”江欣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欣慰,淡淡的幸福、淡淡的哀伤。
 
  “鉴于王程的自首行为,最终他被判刑劳教三年。送他去劳教所的时候,我努力让自己微笑,但我心里刀割一样的疼,因为我即将面临用一个月的爱情支撑三年的孤独生活。我和王程约定,每星期一封信,然后我每月去看他一次。我不知道我能否做到,或者做到了,我能坚持多久。在这样书信来往一个月后,他要我探监的时候带去一张我的照片给他。”江欣幽幽地说:“不巧的是,探监那天我必须值班,等我赶到那里,探监时间已经过了。我求了工作人员好久,他们都不能网开一面。我猜想王程一定非常失望,所以连夜写信向他解释。隔了一个星期,我才收到王程的回信,他说他越来越不确定我们的将来,他说我的心已经离他越来越远。唉……扪心自问,这一个多月我并没有做出出轨的事情,但我的内心是寂寞的。不仅他对我没有信心,连我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信心。”
 
  江欣告诉记者,在王程那封回信之后,两人交流感情的书信,成为了一种负担一种必须履行的义务。就在江欣备受感情困扰的同时,吴卓的家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了江欣的联系方式。“吴卓的姐姐告诉我,我的儿子现在已经懂事了,他开始问起妈妈的事情,他们希望我重新回到吴卓的身边。对于吴卓,我根本不再有留恋,但是想到儿子,我的心意开始动摇。在电话中,吴卓姐姐用略带威胁的口气说,我的户口现在还在他们家,如果我不回心转意的话,就别想拿回户口本。”
 
  “难倒是我上辈子欠了什么感情账吗?否则我怎么会和这么多男人纠缠在一起,却始终得不到我要的婚姻呢?”一个多小时的通话后,江欣的嗓音变得干涩,她说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和吴卓的孽债怎么清算?我和朝泰等人的性关系如何收场?我和王程的苦恋是坚持还是结束?我现在急需要知道答案!但是……我知道答案又能做到吗?我好苦恼!你听了我的事情,是不是觉得我很放荡啊?但我真的不愿意被人这样看待的……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一开始就错了,然后一步步错下去,到底该如何往下走呢?”(文中人名系化名)
 
  点评嘉宾:梦非(四川电台经济频率夜航船主持人、性龙门客栈大当家)
 
  其实,我听过很多类似的情爱故事。慢慢的,我已经不相信那句流传很广的,貌似真理的话,什么女人是因为有爱才有性,爱和性不能分开。这些话总是想把女人抬高到精神的层面,有一种把女人神圣化的嫌疑。用一句粗话来解释:插入和被入插的快感是一样的。男人和女人本质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殊途同归罢了。
 
  在江欣的故事里,有两点感慨,一是人要学会收敛一点自己的欲望,二是要找一个有信心的婚姻。仔细想想人寂寞的时候很多的,你如果只跟着欲望走,你会更寂寞。有一个好的婚姻,你的欲望会有一个好的宣泄渠道,得到满足,就不会象江欣一样从一个肉体漂向另一个肉体。

情感生活推荐
我堕落多年最终爱上个逃犯,含泪送他自首
我堕落多年最终爱上个逃犯,含泪送他自首
女子堕落遇真爱 恋人出逃两年终自首   导读:英国作家王尔德曾
大学生谈恋爱,为什么没有结局
大学生谈恋爱,为什么没有结局
大学的时候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最终没能在一起,倒不是别
北京女大学生陌陌求包养 结果被骗哭
北京女大学生陌陌求包养 结果被骗哭
女大学生陌陌求包养为年入百万:结果被骗哭。女大学生丁某在陌陌
杭州女大学生的一次“感冒” 差点要了她的命
杭州女大学生的一次“感冒” 差点要了她的命
正值流感肆虐的季节,下沙大学城的不少大学生纷纷中招。文弱的女
20岁美女大学生同时交往三名中年大叔结果悲剧了
20岁美女大学生同时交往三名中年大叔结果悲剧了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比较浮躁,总想着不劳而获,而不愿意通过自己
爱开大学生© m.iopen.cn电脑版